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北京快乐开奖直播:關山遠|那段應該脫帽致敬的歷史

2019-05-24 09:16
來源:半月談網

彩票七星彩开奖直播 www.njrrov.com.cn

革命老區為什么窮?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,不僅僅只是地理因素,為了新中國的建立,老區付出了巨大的犧牲,直接影響了區域經濟的發展,比如,青壯年人口的“斷代性”犧牲。

且看當年紅軍長征后的蘇區命運,這是一段讓今天的中國人脫帽肅立致敬的歷史。

首先講一講王進臣的故事?!讀埠煬氤ふ鰲芬皇?有一段王進臣的口述史,非常傳奇,堪稱一部大片,濃縮了紅軍長征后蘇區的殘酷、反抗與溫暖。

1932年10月,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蘇區,西進開辟了川陜根據地;1934年11月,紅二十五軍從安徽金寨縣突圍,在河南羅山縣集結開始長征,他們成為繼當年10月中央紅軍離開瑞金后的第二支長征隊伍。跟中央蘇區一樣,大別山也有部分紅軍隊伍留了下來,開始了艱苦卓絕的“南方三年游擊戰爭”,他們一直堅持到抗戰爆發。

王進臣是安徽舒城胡家老莊人,紅軍主力長征后,他留下來在老家的地下交通站從事秘密工作。有個故事,各種反轉,驚心動魄:某天,游擊隊負責人來交通站找王進臣,被反動保長的密探打聽到了,馬上去報告給了保長,保長連夜布置要端掉交通站。殊不知,保長家里的幫工,是地下交通站的耳目,消息傳出來后,地下黨決定先下手為強。這天晚上,保長到前保長家里打麻將,前保長是打入敵人內部的地下人員,他用上廁所的時間把消息傳出來,游擊隊遂把前保長家團團圍住,并從外到里撒下五道崗哨,保長見勢不妙,立馬逃命,他的逃命能力不弱,一口氣逃過三道崗,在第四道崗的時候,斃命。

更傳奇的故事,是王進臣三進安菜山。1934年初冬,他受命到舒城安菜山與駐守在那里的紅八十二師建立聯系。莽莽大別山,天寒地凍,王進臣扮作到山里收購木炭的小販,在路上,先是碰到國民黨的二十五路軍,接下來又碰上國民黨十一路軍,都是對大別山蘇區進行“清剿”的部隊,他小心避開,一直走到第三天,才到達安菜山,但是,紅八十二師不久前已撤離了。

怎么辦?王進臣決心完成任務,找當地的地下黨組織打聽紅軍下落。他從炭販子變身為收山貨的商客,借宿在一個姓馮的老奶奶家里,每天走村串戶,尋找地下黨組織,但一無所獲。后來才知道:在白色恐怖下,安菜山黨組織在春季就停止了活動。王進臣正愁眉不展時,危險降臨:由國民黨十一路軍和地方民團組成的“清剿團”來了,見到陌生人就抓。馮奶奶很善良,對紅軍也有感情,隱約猜出了王進臣的身份,便把他藏到了一個山洞里。山洞很隱蔽,安全沒問題,但吃飯是大問題,前兩天,馮奶奶還送點玉米粑粑來,但后來再也不見她來了。

饑寒交迫的王進臣陷入了絕境,他偶然發現洞外兩只松鼠躥過,于是跟蹤過去,在一堆刺蓬下面,居然發現了一棵楊桃樹,上面還殘余了不少楊桃。這堆果實,讓他熬過了大雪封山的日子。下山后,他去找馮奶奶,才發現馮奶奶的兩間草房,已被“清剿隊”燒掉,馮奶奶也遇難了。他繼續打探紅軍消息,獲知一些信息后,又化身為收購鵝毛的小販,翻山涉河,偶遇了一個和尚,原來是老家的舊相識,因為參加農協“染紅”,紅軍長征后逃離家鄉,在鈍斧庵“出家”了。和尚告訴王進臣:他的師傅、安菜山香爐庵的馮老和尚,對山里情況很熟悉。王進臣返回地下交通站,把相關情況做了匯報。

幾個月后的春天,王進臣再次奉命到安菜山繼續打聽紅軍下落。這次化身為朝山拜佛的香客,來到了香爐庵,見到了馮老和尚,但后者也不知道紅軍去向。王進臣正懊喪間,馮老和尚提供了新的信息:有個叫“三姑娘”的,可能是紅軍的人。在佛殿,王進臣見到了“三姑娘”,一個雙眼明亮的年輕女子,但“三姑娘”很謹慎。在她出庵下山后,王進臣跟上去,亮出了接頭暗號,終于接上頭了!但“三姑娘”說:紅八十二師離開安菜山后,她也在找隊伍……

王進臣再一次到安菜山,是1935年秋天,他受命去恢復和發展黨組織,發展游擊武裝,建立根據地。他和“三姑娘”并肩戰斗,把包括馮老和尚在內的多人發展成為黨員,活動地點就是香爐庵。在支部成立大會的最后,“三姑娘”壓低嗓子,給大家唱了《八月里桂花香》和《紅軍到金寨》等歌曲,然后大家摸黑下山。游擊武裝很快組建起來了,處決反動保長,打得“清剿隊”晚上只敢龜縮在碉堡里,驚嘆說:“‘三姑娘’是來無影去無蹤的妖精!”

抗戰爆發后,王進臣參加了新四軍。

萬永達是湖北麻城一個窮人家的女兒,小小年紀就給人當童養媳,1928年,她21歲,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后來當上了鄉蘇維埃主席。紅四方面軍主力離開大別山后,她留下來做地下工作,成為敵人抓捕的對象?!堵槌竅刂盡芳竊?1933年10月,有8個月身孕的萬永達被清鄉團圍困在萬字山,三天三夜水米未沾,經上山砍樵的老百姓多方掩護脫離虎口。

她還是犧牲了:1934年1月16日,臘月初二,潛回家中生孩子的萬永達,因叛徒告密被捕。敵人破門而入前,她匆忙把一份地下黨員名單鎖起藏好,敵人沒有搜出名單,當著她的面摔死了她的孩子,又把她捆在樹上,殘忍殺害。鄉親們將她埋葬在附近山上。上世紀70年代,人們將萬永達的遺骸遷到烈士墓,才發現遺骨中,竟然夾雜著一把生銹的小鑰匙——被捕前,她緊急把鑰匙吞了下去……

萬永達是麻城12538名登記在冊烈士中的一個,更多的人,沒有留下姓名來。據當地統計:麻城共有76300人先后參加了紅軍,有7260余人參加了長征,有14.3萬人死難,其中相當數量,死于紅軍長征之后國民黨軍隊與地方民團對蘇區殘酷的“清剿”。

今天再讀紅軍長征后中央蘇區與各個蘇區遭受“清剿”的史料,有椎心泣血之感,那真是用鮮血浸泡的黑暗一頁,也是國民黨歷史上極其不光彩的一幕。

蔣介石要求對江西蘇區“石頭要過刀,茅草要過燒”,國民黨軍的《剿匪報告》中如是寫道,“清剿區”內,“剿匪之地,百物蕩盡,一望荒涼;無不焚之居,無不伐之樹,無不殺之雞犬,無遺留之壯丁,閭閻不見炊煙,田野但聞鬼哭?!?/p>

1936年6月,美國記者埃德加·斯諾到陜甘寧邊區采訪,當來自湖北大悟縣的徐海東告訴他,自己家族有66人被殺,其中近親27人,遠親39人,埃德加·斯諾驚呆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失聲問:“什么?”徐海東告訴他:是的,66人。

徐海東后來在回憶錄中寫道:“蔣介石曾下令一旦占領我的家鄉,姓徐的一個也不能留?!鋇鋇厝艘歡炔桓倚招?。1949年10月,徐海東自己掏錢,在家鄉湖北大悟新城鎮江沖村建起了“徐海東親屬烈士墓”,有其伯父徐有義、四哥徐元海、五哥徐元波,堂兄徐元大、元洪、元典、元興、元慶,侄兒徐文初、文治、文階、文庭、文朗、文雄、少東等人。

此時,家鄉已經沒有跟徐海東同輩的老人了……

1935年4月26日,在江西瑞金紅林山的黃田坑村中,一小隊紅軍被國民黨軍包圍,掩護戰士后撤的指揮官右腿、左腿先后中彈,雙腿跪地,向潮水般涌上來的敵人不斷射擊,戰斗到生命最后一刻。國民黨軍獲悉他的身份后,欣喜若狂:他是毛澤覃,毛澤東的弟弟,時任紅軍獨立師師長,時年30歲。

一年之后的1936年5月14日,又一位紅軍將星隕落在大別山:時任紅二十八軍八十二師政委方永樂。令人欷歔的是,犧牲前,方永樂剛被錯誤打成“第三黨”,被解除職務下了槍。當他們在河南商城與湖北麻城界處的霧露塘地區與敵人猝然相遇時,方永樂習慣性地又開始指揮戰斗,他要回了槍和望遠鏡,帶領部隊從上午九時一直打到下午三時,掩護主力撤退,激戰中,他被敵人狙擊手擊中胸部,旋即犧牲。

許多年后,方永樂當年的部下,已經成為新中國的將軍,他們談起方永樂來,熱淚長流:他犧牲時年僅20歲,沒有結婚,甚至沒有留下一張照片,人們只能比照他弟弟的模樣,給他畫了一張素描……

毛澤覃、方永樂,都是犧牲在南方八省紅軍三年游擊戰爭中的高級干部,這期間先后犧牲的烈士名單,很長,很長:項英、何叔衡、瞿秋白、劉伯堅、賀昌、阮嘯仙、毛澤覃、萬永誠、李賜凡、李天柱……南方三年游擊戰爭,堪稱中國共產黨黨史、軍史上最為艱難的三年時間。美國作家哈里森·索爾茲伯里在《長征——前所未聞的故事》一書中寫道:“長征時留在江西的人中間,犧牲的杰出共產黨人比任何其他斗爭時期都要多?!彼顏廡┟揮脅渭映ふ?、留在南方堅持游擊戰的紅軍部隊稱為“死亡軍團”。

在敵人殘酷的封鎖與圍捕之下,紅軍游擊隊只能隱藏在深山老林中,風餐露宿,這里住一夜,那里過一宿,有時一天要換幾個地方,常常與死亡擦肩而過。1944年,陳毅在延安向美國觀察組外交官謝韋思介紹南方游擊戰爭時說:“我們像野獸一樣地生活?!?/p>

他在《贛南游擊詞》中這樣描述:“天將午,饑腸響如鼓,糧食封鎖已三月,囊中存米清可數,野菜和水煮……夏吃楊梅冬剝筍,獵取野豬遍山忙,捉蛇三更長……”

在《贛南游擊詞》中,陳毅還寫道:“靠人民,支援永不忘。他是重生親父母,我是斗爭好兒郎。革命強中強?!?/p>

這是真情實感。如果沒有人民支持,這三年南方游擊戰爭,怎么可能堅持下來?

敵人采取各種辦法,封山封坑、移民并村,想阻斷紅軍與群眾的聯系,但群眾利用初一、十五開禁日上山打柴的機會,帶些糧食、鹽、咸魚和報紙、情報,在深山里到處丟,讓游擊隊去拾??拷笊降拇遄?敵人來搜山搜村時,群眾就在山內山外、村內村外、墻頭、樹梢、窗口等地方做暗號,游擊隊看到這些暗號就及時避開了……

讀紅軍長征后蘇區的歷史,有一個細節,尤為令人動容:

一些紅軍重傷員不能隨主力部隊長征,分散在各個野戰醫院,缺醫少藥,處境艱難。蘇區群眾聽說后,紛紛跑到醫院,沒兒子的認領兒子,沒女婿的認女婿,背的背,馱的馱,抬的抬,接到各自家中……他們的兒子、女婿,踏上了長征路,或者,已經犧牲在保衛蘇區的戰斗中。這些紅軍傷員,就是他們的兒子、女婿。

今天,在江西革命老區,還能聽到經典歌曲《十送紅軍》。歌聲哀婉而又激越,銘記著偉大長征,銘記著生離死別,銘記著人心向背。

1934年10月16日,中央紅軍各部隊在于都河以北地區集結完畢。從17日晚開始至20日晚,中央紅軍主力五個軍團及中央、軍委機關和直屬部隊共8.6萬余人,從于都縣城的東門渡口、南門渡口、西門塔腳下渡口、梓山鎮的山峰壩渡口、羅坳鎮的孟口渡口、鯉魚渡口、石尾渡口、靖石鄉的漁翁埠渡口先后渡過于都河,踏上了戰略轉移的征途,開始了著名的長征。于都河沿岸群眾卸掉自家門板,甚至拆掉給老人準備的棺木,協助紅軍在近70華里的河段上,僅用不到4天時間,就突擊架起5座臨時浮橋。為了不被敵人的偵察機發現目標,軍民們每天下午4時開始架橋,晚上8時架通供部隊過河,次日凌晨再拆除,不留任何痕跡。5個渡口的浮橋反復拆搭足有15次之多??俺破婕?

紅軍長征后,多少父老鄉親在等待他們回來,尤其是一些送丈夫踏上漫漫長征路的青年婦女,苦苦等了一生,卻不知道她們的丈夫,已經倒在長征路上……這樣的“盼夫”故事,堅貞的愛情守望者,讓今人淚眼婆娑。

在鄂豫皖根據地,紅軍長征后,當地也流傳著一首歌謠《盼紅軍》:

自從來了“刮民黨”,勞動人民遭了殃,

奸淫燒殺抓壯丁,無數窮人把命喪。

白天盼太陽,夜晚盼月亮,

盼望紅軍快回業,工農群眾得解放。

今天讀這些文字,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當年的蘇區群眾,為了支持紅軍,付出了巨大的犧牲:送子送婿參軍,處貧瘠之地,卻竭盡財力支撐紅軍前線作戰,“最后一碗米當軍糧,最后一塊布做軍裝”,紅軍,中國共產黨,到底有什么“魔力”?

這個答案,很長很長,如果一言以蔽之:紅軍,中國共產黨,視革命理想大于天,要為中國人創造一個新中國。

1947年3月,中共中央主動放棄延安,胡宗南部占領延安,一時大加吹噓,為應付記者采訪,甚至安排一人扮演被俘的共產黨旅長。彩排時,胡宗南很不滿意,親自教這個演員:一定要口口聲聲把“國民黨”說成“刮民黨”。令他懊喪的是,即使給延安老百姓錢財,但延安人照樣不說共產黨壞話。最耐人尋味的是蔣介石的延安之行,當年8月7日,蔣介石乘著美齡號專機飛臨延安,翌日,在大群侍衛們嚴密?;は?來到棗園毛澤東居住過的窯洞前,看到一架紡線的紡車,問:毛澤東要這東西做什么?胡宗南回答:大軍圍困,延安物質匱乏,毛澤東親自紡紗。

歷史的答案,其實就在這架紡車上。

1948年4月22日,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收復延安。1949年8月23日,第四野戰軍解放瑞金。

2018年7月29日,瑞金市正式脫貧摘帽,退出貧困市序列。2019年5月7日,延安的貧困縣全部摘帽,從此告別絕對貧困。

因為今天,歷史回溯如此生動。因為歷史,今天我們充滿自信。


責任編輯:劉飛

熱門推薦